关于村落风狮爷的调查与研究

By:贾云飞 2019年08月29日 17:12

村落设置风狮爷的目的

宗教存在于人类社会有三种基植的功能,即生存、整合与认知的功能。生存的功能指宗教信仰弥补安击人类在与自然奋斗的田浺中所产生的挫与忧虑心理。而整合的功能指借宗教的信仰,使人类社群生活得更抢和谐美满。认知的功能指宗教信仰维持人类认知过程的持续发展。显然,对早期深陷风害生活困苦的居民而言,此三项不仅兼具,而且特别彰显。

在风沙滚滚、遍地荒凉的悄形下,金门早期的居民饱受风沙袭击之苦,生活维艰,人力无法胜天,心托风狮爷以刺拒,乃出于厌胜民俗的发舒,亦即当成厌苦下求得解脱的法门,这是当时农业社会下,先民在生活历程中共同的念与心声,也是共同的祈愿。

绿化金门成功后,全岛已遍野绿荫,一路蓊郁,然每当隆冬季节,咻咻强风仍令人寒噤,不难想像出昔日无树林可蔽风的悄景,那是多么的凄冷可怕。

树立风狮爷是否真能镇风止煞,难以验证,不过在居民遭受风害的苦难时,必带给居民心灵一道抚击安谧的作用,在疑虑挫折中给予一帖击借与寄托,增添其奋斗的勇甚;即使在科技昌明的现代,人对自然的控制仍属有限,也面临许多难以避脱的灾祸,因此不可一昧以迷信的观点来论金门的风狮爷固然环境今非昔比,但见不少村民膜拜于风狮爷下,吊吊细语祷求,更有许多为它增添新妆者,可见它的影响力至今未减!关于村落风爷的设置目的,金门民间的说法,主要有以下各项:

镇风煞: 采十六方位的方法来计测风狮爷的坐向;六十四尊风狮爷中有三尊已倒在地上,但据有关村民指称:小古岗的原搬东,东溪向西北、顶兰朝东北;故由东北东至北方的共有三十七尊,占半数多,可知风爷的朝向,正与强劲的东风相对峙,显然这一类的风狮爷主要目的是用来镇风煞的。金门四面临海,靠海的村落向海洋谋生的人必多,《向海纪遗》云:「下户之民,无尺寸田地者十有八九,其生计所赖,专在于渔,故常穷日夜之力,而直抵于汪洋之区。」,气象变化莫测,风强之地,海上作业困难重重,安危难卜,因此许多风狮爷明显指向海的的方向,尤其是朝向深入内陆的海湾,这一类风狮爷兼有镇海和镇风煞的作用,视之为讨海人的守护神亦无不可,像下墅、欧厝、成功、北山、西园、青屿、溪边、后水头(西侧和北侧向荣湖,荣湖原是金沙港之范围)等村之风狮爷均是。

祭煞: 村落某处若曾发生不祥之事,尤其是有凶死者,为防止其讨交替,居于俗信之心态,村民为树立一风狮爷可驱邪押煞,使各种厉鬼无法作祟防止灾祸之重演。

克制蚁害: 古时有「风动虫生」之说,古民认为白蚁之孳生乃是不吉的风煞所引起,因此白蚁也被称为「风蚁」,风狮爷可镇风煞,自然具有克制蚁害的法力,除了防止白蚁之孳生外,亦可吞噬白蚁;东沙村耆老说明该村六十徐年前设置风狮爷的原因,就是因该村当时蚁害严重。后湖、泗湖、下墅、后宅等等许多村落也均有同的说法。

护风水与破解村落的冲犯:

举以下各例做说明:

吕厝风狮爷:朝南向,面对黄龙山上金门四大名穴之一的陈祯墓,相传陈祯墓建好后,克吸了相对面的厝村之灵气,导致吕厝村鸡犬不鸣,元气大伤,人心惶惶,至该村立一风狮爷朝向此墓镇压才好转;湖前村也有相同的例子,湖前村西南方有该村四世祖坟,相传属虎穴,村中一陈姓长老谈到他幼年时看见该坟之棺木系以铁链百锁着,目的就是提防猛虎跃出作怪伤人,因此该村雕-风狮爷成朴越状,就像上紧弦的弓,蓄意待发,也好像在警告虎穴中的猛虎,千万不要轻举妄动哩!这也含蕴我国民俗观念中「狮胜于虎」的想法。

刘风狮爷:属镇水箭之用,凡河川与流流所造成之冲射,洛称为「水箭」,六甲(浦山村内六村落之合称)之水汇集于刘村前低地1益流出海,刘村设-风狮爷来镇作用与水尾塔相同,云能镇水。村民相信有风狮爷在此把关坐镇,水中厉鬼不敢作歹,亦不会有水患,同时也可保住该村之钱财,不被水神带走。东溪村原有二尊风狮爷,居民也认为镇东者(已毁)向东北,主要用以镇风煞,镇西者(现倒在地上)向西北,为镇田浦溪而设;此外下兰、下塘头、阳宅(镇东、西、南向者)后盘山、琼林、下湖、北山、斗门和东洲等村风狮爷也兼具镇水箭用。洋山村34号右前面立有一尊石狮,搬向该屋前池塘水流的出水口,也是用以镇水,但属私人所设,屋主于年节时备牲礼祭拜。

山后风狮爷:山后村是-临海的村落,但该村风狮爷不向外侧的海,却朝向西方;原来山后村是由顶、中、下三堡所组成的村落,开基的是风狮爷所在的下堡,房屋系坐东北向西南,后来中堡十八栋厝(今之民俗文化村)建成,住屋是西北向东南向,燕尾脊刚好正对下堡村许多住宅的大门,且中堡之地势又较高,故下堡才设-风狮爷以破解,同时该住宅屋顶上也安置有陶制风狮爷,

这是以风狮爷化解全村共同冲犯-宅冲的例子。

田墩风狮爷:金门民间有项关于建屋择址的禁忌,即忌许在宫(庙)前祖厝(宗祠)后建房子,因此尽量将庙宇建在各村周边,且朝向村外,但庙口朝向那一村落,则被该村视为不吉,认为有被冲煞的危机,为求得化解,也有立风狮爷来镇「庙冲」的悄形。传说吴坑的庙宇搬向田墩立-风狮爷来镇,还导致该庙自行转向。

不同的颜色有不同的作用

村落风狮爷的分布情况

据耆老指证,以往金门有更多的村落设置有风狮爷,但被毁后未再重设,例:金城东门、山外、后沙、田浦、北山、湖下、夏兴、东萧,斗门、后湖、碧山、洋山、何厝、旧金城、东溪等村各损毁一尊,东沙村毁损二尊;金城东门外的风狮爷因倾倒于地而被淤土所埋,其余被毁的原因以四十代被挪做工事建材的为多,其中田浦村风狮爷位于田浦城垣上,眺望大海,其威风凛凛的气势,最令该村老一辈乡民所怀念,而今城拆狮毁,殊为可惜。

目前调查所见共有六十四尊,分布在四十九个村落里,依每村分布尊数,胪列于下:

4尊:阳宅。

3尊:沙美、后水头等二村。

2尊:后宅、吕厝、浦边、琼林、下湖、后浦头、西园、碧山等八村。

1尊:下塘头、东沙尾、夏兴、顶兰、下兰、中兰、东萧、夏墅、小古冈(小社)、欧厝、官里、泗湖、西洪、溪边、下新厝、湖前、塔后、成功、 东村、安岐、东洲、昔果山、后湖、北山、后盘山、湖下、东珩、山后、东山、东溪、刘澳、洋山、斗门、何厝、田墩、塘头、青屿、榜林等三十八村。

阳宅一村有四尊风狮爷,分别镇守村落四隅,构成最典型的村落外围守护体系,至于沙美和后水头等二村各有三尊风狮爷,均缺镇守南向者,究竟是原来就未设或者已毁,由于资料欠缺,尚难论断。下后垵之风狮爷已断裂毁坏,残存一小段躯体而已;下塘头之居民均已外迁,住屋也塌毁将尽,仅余一屋保存较完整,一屋一村一风狮爷,夕阳西下,乃一富颇为凄凉的景象。顶兰全村已无一椽片瓦留存,原址即金刚寺所在一带,近来驻军在寺左后侧清理废弃物时,无意间将风狮爷掘出土,重见天日的风狮爷就是顶兰村存在过最有力的证实者。与金门本岛一水之隔的烈屿乡,亦曾经有村落风狮爷的设置。如果以乡镇别统计,分布的情况为:

金沙镇:39尊。

金湖镇:12尊。

金宁乡:8尊。

金城镇:5尊。

金门之冬季东北季风强烈,故「聚落多在藏风处」,即选背风洼地或坡地,或者选在山脚下以避风沙,在陈坑、小径、古岗、琼林、贤聚等许多村落均可看到明显的例子。

但,并非所有的村落均位藏风之凹地,像内洋、东山、东沙尾、中兰等村所在地形平坦,纵使选背风的坡地,村落外缘,难免还是有沟隙或路口,在没有树林可档风的情况下,强风仍可长驱直入。

金门往昔之风害,居民认为即是「风煞」,因此在村落的当风路口设置风狮爷以镇风,此类风狮爷的坐落方位朝东北东至北方为主,刚好与金门盛行且最强劲的东北风相对峙,东半岛位于迎风面,风势最强,早期风害最烈,故风狮爷的分布也较多,金门民间咸认设立风狮爷的主要目的是驱风邪,在此可获证实也。岛的西侧有太武山为屏障,而太武山海拔虽仅253公尺,多少仍具有些阻风作用,故显然分布较少。

除了欧厝和安岐二村的风狮爷村落稍远外,几乎所有的风狮爷都紧邻村庄边缘,或在其外围,而且狮口均朝向村外,其正前方不可被建筑物阻挡。当风狮爷朝向那一村落,则此村落常视为不吉利之事,若正巧有不幸事件发生,便怪罪于风狮爷之作祟,故后湖、泗湖、北山、东洲、刘澳等等许多村落的风狮爷,均被别村居民敲断了牙齿。

由于土地重划和现代公路建设的影响,村落周围景观和对外联络的通道均已产生极大的改变,难以验证是否风狮爷昔日均位于当风「路口」?依实察情形所见,许多风狮爷明显在村落出入道路边或附近,有的系通往邻村之路,有的是该村居民上山或下海所经之路,风狮爷犹如日夜站冈的卫兵,管制了出入村落的路口。

许多受访的耆老表非:风狮爷属于顾外境的神;由风狮爷的朝向和村落的位置来看,风狮爷实不愧为村落的守护神,担负起村落第一线的警戒护卫责任。阳宅一地四隅各有一尊风狮爷,明显指出旧阳宅聚落的四隅所在,因此有三、四尊风狮爷的村落,风狮爷亦可作为聚落扩展的指标。

村头的风狮爷

风狮爷常立于寺庙旁

有三分之一以上的风狮爷位在各林寺庙边或离庙很近(下塘头和西园二村风狮爷旁之庙已毁),庙宇是各村居民敬拜神明的信仰中心,同时也是村落认同的象征,最需要守护辟邪以防止恶煞的入侵,因而风狮爷即负起是项重任。许多村落的庙宇每逢大拜拜时,常由主事者备牲礼和金帛等物至风狮爷前祭拜,再由法师或道士念咒,请风狮爷神至庙宇作客,同享盛典,当神轿要绕境巡行四方时,也先经过风狮爷前,此时仍需另备牲礼祭拜,目的即是求风狮爷将掺杂于巡行队伍中的邪神恶煞驱除出境。

考察晚期重新设置风狮爷的村落,设置前之择时、选址与定方位,亦均透过乩童请示庙王爷同意才设,东洲和后湖等村之耆老表示:风狮爷遇有难以抵御的恶煞时,还可请庙王爷差遣神兵神将来助阵。

虽然上述庙宇之主祀神明均非司风之神,且风狮爷之朝向与庙宇之座向均不相同,但村民认为二者关系密切,风狮爷是隶属于村庙主神所管辖,彼此各司其职,相辅相成,故庙旁是理想的设置地点之一,居民祭拜也较称便。

村落风狮爷所使用的雕塑材料

现存的六十四尊风狮爷中,有五十二尊是石的,这是民间亦称为「石狮爷」或石狮公」的原因,石材有花岗石,泉州白石和青草石,其中以花岗石雕成的占绝大倍份,显然是就地取材之便,金门丰富的花岗岩提供了雕刻材料的来源,花岗岩质地坚硬,呈麻点灰色,但质地粗糙,并不适宜做精致的雕刻,青草石的质地较细致,可做较精细的雕刻,但数尊以青草石雕刻者,石材质地并不好,不像用来雕对蔗辗的青草石那么细致坚硬,此类石材应也是金门所产。

东珩风狮爷是用水泥所灌制的型狮,是金门村落风狮爷中最娇小的一鐏;东村的是用黏土所塑,外层再涂以灰泥,技巧不够,也未经烧制,故已破损不全。其徐的十尊是用砖石做骨架,外层再敷上白灰,或或白灰与水泥相调和之辏泥,用白灰涂外层的原因,是取其不易宛裂的优点,但长期的风吹雨淋下,白灰极易风化,因此表面可见蚀痕斑斑,。

民国四十年代以,部份原有风狮爷的村落,被毁后欲再重新设置,由于难聘请到师傅,故才改成砖泥塑造,成居民心目中,风狮爷仍以石雕为上,泥塑只是权宜的做罄。这些村落设置的时间分别是:湖下:四十三年。后湖:五十七年。泗湖与昔果山:六十年。东村:六十九年。

官里村的风狮爷也是泥塑的,风化颇严重,原拟加以修补,但已难找到塑造风狮爷的师傅,故迟迟未进行,沙美西侧和后水头东侧与北侧风狮爷,于数年前先后被窃,后又在原址补设,三尊均是石雕,分别来自台湾与大陆和金门本地的匠所雕,风格与早期的风狮爷已不同。

风狮爷雕塑

关于村落风狮爷的信仰与传说

早期金门设立风狮爷的经过悄形如何?由于匋有记载传下,难以探其详情,民国四十至六十年间有数个村落重新设置风狮爷,经一一访询有关村民,兹选以下数村来设明风狮的设置成因和仪式经过:

湖下村北侧有条小路衔接环岛西路,即今湖埔分校右侧之泥土路,该路是顺着东坑山与浦头山之间的低地(雨蚀沟)所筑,原地势比现在的路面低凹许多,路上原设有尊风狮爷,民国三十八年军队拓宽此路,并垫高路面,毁掉了风狮爷,此后数年间,该村靠近风狮爷一带先后有十余个男丁亡故,适巧村民鲍鱼之子亦罹患怪病,经过求神问卜后,认为是该处的风魔恶煞作怪所致,因此该庄头的居民于民国四十三年又重新造一尊风狮爷,由附近之居民负责祭拜,此后数年庄头相继生了不少男,村民咸认为是风狮爷庇佑之因。

曾参与筹设后湖风狮爷的许老先生说明该村设置风狮爷的经过悄形是:「后湖村原有二尊风狮爷,早已被,民国五十八年尚义机场扩建跑道,将后湖村北一带的母身山铲平平大半,于是由海岸至村庄形成一风口,海风可直扑而入,刮大风时黄沙滚滚,正巧村内先后发生村妇自杀与溺溺水而死的不幸事件,全村人人惊惶不已,村中长老咸认有重设一风狮以镇此风口之必要,于是将事情缘由透过乩童请示本村庙王爷,择日择时并择地与方位,再鸩资敦聘陈南山(现已逝)先生雕塑,动工日先以三牲酒菜祭拜土地神,完工后再请法师来举行开光点眼仪式,货式中先净坛、请神、敕令朱笔、白公鸡、宝镜、再割取鸡冠的血,用朱笔沾着点在风狮爷的双眼上,经过开眼后风狮爷才具有神性,备有法力,开始负起镇风止煞,庇佑村民的任务了。」

后湖村之风狮爷,主要是朝向机场跑道方向,镇风煞亦镇路冲,但朝向正巧也对着昔果山,故昔果山也设一风狮爷以资抗衡,以避免被冲再察看风狮爷前面的地形,是一片深阔的雨蚀干沟,向前不远便是海,故昔果山风狮爷也兼有镇此险恶地形和镇海之作用。

泗湖村风狮爷原设在村北有应公庙旁,头和四肢也早已被毁民国六十年时,该村白蚁为害严重,于是才将风狮爷迁于现址,仪式经过和后湖村相同,不同的是在动土前先用纯白公鸡祭拜土地神,且活埋于风狮爷底座下,再就原有破损的躯体,仍请陈南山先生补行塑造。

检视以上各村设置风狮爷的原因,虽然不同,但期望风狮爷镇邪保平安的心理是一致的,由此可得到以下几项结论:

(1)湖下、后湖、泗湖三村均属原已设置风狮爷的村落,因故被毁后,恰巧村内发生灾厄等不幸事件,像白蚁为害的严重、或村严罹患怪病、自杀、溺水和病死等,引起居严心灵不安,面对生存危机,因此居借设辟邪物来转危为安。且村民认为这些灾厄的发生均是风煞所造成,故泗湖村叫白蚁为风蚁,湖下和后湖二村更明指是风魔(煞)所造成,因此设风狮爷来克风煞。

(2)由择时、日和定方位等均经求神问卜而定,靠法师或道士来举行神圣而慎重的安置仪式。

(3)居民均深信风狮爷设置后,十分灵验,在经解居民心理不安与认知和整合功能上的确产生了实质的功效。

(4)由昔果山的例子可知,逼与其他朝向该村的风狮爷相抗衡,也是设置风狮爷的原因之一,显然风狮爷只是庇佑设置的村落,对其他村落而言,不具保护效力,反而被认为是不吉之事。

风狮爷经设置后,若因故倒置于原,并不可随意将它立起,仍需另行择日择时,请法师或道士依一定的仪式安匙,需全村居之共识,这是小古岗、东溪、顶兰三地倒置上的风狮爷,至今仍未被重新安置的主因。

金门民间称用来开光点眼的白公鸡「王爷鸡」,仪式后即放生,任凭它到处逛,若跑到田中吃作物或晒于场上的谷物,玊人均不加以驱赶;但为什么泗湖村把祭拜过的白公鸡活埋于风狮爷的地底下呢?民间俗信白公鸡具有特殊的生命力,以其向来点眼,即象征将这种生命力赋予物神。但民间湿鸡还有一项克制蚁害的法力,金门传统民宅,木结植占着重要部份,早年屋身若遭白蚁之害,常束手无措,而鸡具特强的生命力,以其尖嘴啄食的本领,自可吞噬白蚁,因此认为风狮爷加上底座下的白鸡,二者合而为一,便兼具防风害与蚁害的功效了。

高龄近百的后水头黄奕海先生对金门风狮爷有关事悄非常熟悉,他指出:日据前,金门东半岛的风狮爷信仰相当盛行,许多村庄于风狮爷生日时均要大肆热闹的庆祝一番,有的还配合庙会,在风狮爷前作醮演酬神戏。

为什么早期风狮爷信仰较盛行?想必与当时居民陷于风灾之苦的感受有关,在风灾猛烈时,居民最大的心愿自然是镇风急以求生活之安定,能够协助达成此任务的便全依靠风狮爷了,故早期对风狮爷之依赖程度也最深切、信仰自然虔诚。

庙会时,某些村落的主事者特地以生的牲礼来祭拜风狮居民认为狮子原本是肉食性的动物,且风狮爷有吞噬各式鬼怪的能力,自祭也喜欢吃生的东西,就我国民间统祭神祇用的供品而言,生的表示对神祇较遥远生疏的关系,显然居民对镇煞用的风狮爷在懂理上是存着敬而远之的态度。

金门民间每逢闰年和虎年时,许多人家在农历二、三月份(各村不一)常包菜粿,在家中先拜祖先和神明,祭毕再取一、二个菜粿,站在中庭把菜粿由门墙上方抛到户外,让猫狗捡食,称为「塞虎口」,再将祭拜过的菜粿拿去拜风狮爷,拜后要塞一个在狮,或留一、二个在地上不带回。平日也有村民亦将祭品塞在风狮爷口中,常见的物品的汤圆、红粿、黄面、糯米甜饭等,如果风狮爷口是闭合的,或者开口太小,则将少许祭品摆在地上不带回,也称为「塞虎口」,此项习俗显然是移植于对老虎的信仰,虽然风狮爷已被视之为神,但潜意识里居民还是存着畏惧心理,恐遭伤害,用些甜且黏的东西塞其口,一方面象微把狮子的口黏起来,一方面是给它头尝,如此就不会被伤害到了,这种想法和对待虎爷的心态是相同的。

平日村民前来祭拜风狮爷的时间就无定日了,或配合年节,或于每月的初一、十五;年节中以端午节、中秋节和除夕较多;金城邱良功母亲的贞节牌坊,南向明间右列第一尊石狮,相传颇有灵性,被尊称为「狮王爷」,以中秋节为生日,许多村落因此认为是日也是风狮爷生日。民间于端午节时本有许多驱邪避祟的习俗,风狮爷,含有向风狮爷辞岁感谢一年庇佑之意。

东山、内洋、沙美等村,丧家于祭七日后,也备牲礼来祭拜风狮爷,称之为「走孝」,死亡乃是最不吉祥之事,故借风狮爷来驱隐晦甚、线来霉运。

中兰、下兰二村的人家在哀婚日,其家人备粿等点来祭拜风狮爷,认为如此可快快生得男孩孩,我问该村一老妇人为什么?她笑着说:「风狮爷都是公的呀!吃甜甜、生孝生(男)。」,《金门欧阳氏族谱》记载欧厝村住昔有项规定:每当男丁喜获麟儿时,要挑蚵壳三担堆积在风狮爷旁,以增制风功能。这二项习俗使风狮爷信仰更显多采,婚丧喜庆均有祭拜者。

信仰型时的改变常反应了社会环境的变迁,因此我访问各村长老,有关早期祭拜风狮爷所祈求的项目,也询问许多正前来祭拜的妇女,发现他们所膜拜祈求的内容已有所不同,现在所祈求于风狮爷的事项已完全和镇风煞无关,不外乎是祈求阖家平安,赐福保健,解决厄境和求子女事业之顺遂,少数因所素的牲畜如牛、猪染病而来,也有祈求庇佑作物之丰收,最普遍的还愿谢恩方式是做一披巾系绑在风狮爷身上,披巾上有二带子,右侧写还愿者之村别与姓名,左侧则写「石狮爷千秋」或石狮公千秋」;安岐风狮爷高将近四公尺,身上仍有信徒答谢的大披巾,可见其虔诚之一斑。

显然风狮爷信仰已不断在蜕变中,从镇风止煞为主的神祇转变成无所不能的万能神,表现出风狮爷不同的时代性,也显示民间统信仰活泼可爱、绵延的宽厚的一面。时代虽已变迁,然传统信仰的意识仍深植现代居民的心中。

风狮爷不仅在金门人陷于风害苦难之时,给予击借与增强其奋斗的勇气,而今,金门已从风害的梦魇中跨出来,风狮爷仍是居民精神信仰的一环。

村落风狮爷的造型

风狮爷之造型可说尊尊不同,独具特色,往往随雕刻者之意念,自由发挥他们的创造力,并无一定之模式,然甚具艺术之美,呈现不同的造型旨趣。由将风狮爷视为神明,故有不少采取拟人神的方式雕塑,如成功、田墩、泗湖等村之风狮爷,远看就像真人站在那里。

就姿态而言:可分成立姿和蹲踞两种,立姿的有四十一尊,或坐立、或蹲立,或如人直立状;浑圆的身躯,立体感并不强,由于将风狮爷变成直立姿态,比例上有的并不匀称,四肢显得细小些,像欧厝村风狮爷,四肢既短小,且前后肢又几乎连在一起。部份立姿风狮爷的双后肢向前弯曲,而后部尚有一截圆柱,犹如坐在一张圆凳上,以琼林(北侧者)、浦边、后宅、斗门和下兰各村风狮爷最明显。洋山、山后、阳宅(西侧)等村风狮爷则像圆柱体上浮雕。以灰泥塑造的风狮爷都是立姿,双前足平举至身侧或胸前,类似张牙舞爪状,是共同特征,如泗湖、官里、昔果山、湖下、东洲、后湖等村即是。

高度方面:有的雕塑成庞然大物、高大无比,像安岐村风狮爷高达三八五公分;而东珩风狮爷则体态娇小,仅二十二公分。

就雕刻技术而言:有的雕工细致,神态逼真;有的则雕工粗糙、造型简略,徒具狮子象征的形象而已,五官与四肢雕的并不明显,如后浦头(西侧)、何厝、中兰、东萧和下湖(东侧)等村风狮爷均是,但透过这简单的形象,曾是居民镇风希望之所托,故风狮爷之雕塑材料与形式大小,和雕刻之精细否并不影响居民信仰的心态,也不会改变其实质的护佑功能。

就整体言,风狮爷雕刻的精华在头部,尤其是脸部,一般为圆眼凸出,鼻头宽阔的狮子鼻。呲咧大嘴,甚至与头等宽、露出尖锐的牙齿,有的嘴角夸大成二凹洞,这是较显著的共同特征。

有多种丰富的表情,或凶悍无比,虎视耽耽状、或露齿含笑,圆圆酒窝,逗趣可掬的;有狰狞像,有忸怩作态,也有一脸稚气,并不是一副百兽之尊凛然不可侵的神态。出自名匠雕凿的风狮爷,充分显露出属于狮子威猛的精神面,散发出一股充沛的活力,像琼林、北山村风狮爷即是。后垄一曾以打石为业的庄先生指出:这一类风狮爷由闽南雕好运来,或者聘闽南师传来金雕刻。庄先生之父亲也是由泉州受聘来金的雕刻师传,后来才定居金门的。

风狮爷的背部,有的并不施雕,有的则雕饰出整齐的背鬃,背部中央阴刻一中分线,背毛对称的分叉或卷至二侧,犹如垂下一长辫。尾巴则上跷贴于背部,尾毛亦分成数叉或卷成一尾髻。洋山风狮爷之背鬃没有垂直而下、而是扭动的样子。

寺庙或陵墓前的石狮一般是成双的、右为雄狮,左前足踩绣球名之谓「狮滚绣球」,含有天下一统之意。左为母狮,左前足踏着小狮名为「太狮、少狮」,含有晋官荣耀之意;风狮爷均单独一尊呈人立状,属雄狮为主,双后足间常可见有雄性生殖器;绣球或为双前足捧着,或左右前足之一持着,也有像一般石狮一样是足踏着的,至于颈系铜铃,或胸前置有双钱、彩带、盘长等等,均与一般石狮雕刻之配饰相同。绣球表示吉祥,铃当带有警示作用,清代的古钱铸有皇帝名号,俗称天子圣号的古钱也有辟邪的作用。有数尊风狮爷的双后足间雕有葫芦,葫芦是仙家所持有之物,有除病、辟邪的象征,另外葫芦也表示雄性的特征,内藏有生殖的种子,所以将原来雕雄根的部份雕成葫卢,象征庇佑村落人丁兴旺。

原少美(西侧)风狮爷的左前足踏有小狮,东珩风狮爷胸前亦可见另塑有小狮一尊,判断这二尊风狮爷属于母的。

从风狮爷之造型和配饰物推测,其雕塑也是由一般石狮衍化转变而来,泉州有不少镇风水煞的石狮,其中有的已脱离四肢着地的姿势,双后肢弯曲着地,而身子挺起,双前肢凌空,近乎半直立状的石狮;金门直立式的风狮爷极可能是据此形象造而来;用狮子来辟邪的信仰原是起源于人们对狮子的崇拜和神化,但动物神要参与人间事务,履行社会膱能,其型态也要具有社会人(神)的特征,信仰上较合乎常理,于是人们就人为地改造石狮神原有的型态,转变成拟人状的直立姿态,可知风狮爷是融合了动物神和人神的性格特征而成,兼具有人神和动物神的能力。

下面介绍几尊各具特色的风狮爷:

脸部表情特殊者:

斗门:卡通式造型,半月型的嘴巴,露出两对大门牙,配上二边圆圆的酒窝,宛似嘻嘻然的兔宝宝,诙谐的喜感十足。

田墩:额头圆突,脸颊皱起几乎和鼻子同高,似笑非笑,又似乎是安然自得,自我陶醉的神态。

吕厝:蹲踞姿,四足间并未镂空、眉毛凹陷,眼睛圆突,嘴巴笑得裂成长条型,上排牙齿历历可数,配上二边之酒窝,一脸憨厚无邪,纯真的笑容,就像宠物迎接主人归来,惹人怜爱,不禁令人发出会心一笑。

琼林:狰狞凶猛,怒目圆睁,高大威武的身躯。加上手执令旗,有股凛然无惧的气势,令人望而生畏。

塘头:脸部雕成三角体,怒猛威严,傲不可侵的神态,眉毛的雕法亦是特色之一。

具有动态感者:

湖前:身体向前倾约三十度,头向上仰,双后足弯曲,双前足平举至胸前,有股昂首不屈,勇猛怒吼,欲扑越而去的样子。

下湖:身躯高大,整个头部向上抑,呈仰天咆哮状,宛似发出狮子吼的气势,足以令四方邪魔闻声丧胆,在田野中兀傲挺拔,独树一帜。

下塘头:双眼炯炯有神,凝视前方,似乎凝聚全身力道欲迸而出,散发出充沛的生命力。

北山:高踞姿,头顶圆突,脸部紧蹙,鼻子和双眼及脸颊挤成一起,宽大的嘴巴,露出二对巨牙,微吐舌,作转身昂首状凝视远方,颇为生动。

沙美:此尊风狮爷现已被窃,十分可惜。坐立恣,母狮昂首扭头,幼狮倚偎母狮腹部,表现母子情深的表情与动态,此尊风狮爷原是许盛祖母墓前的石望柱顶所立的石狮,后来石狮倒弃地上,被移来做风狮,但不幸的该墓另一望柱顶的雄狮,也于前年同时被窃。

村落风狮爷的意义

金门往昔对风狮爷的信仰相当盛行,具有显著的地域特性,这是环境等诸多因素交互影湿下所产生的一种民间俗信。

明代以来,俞门长期遭受倭寇和海盗的袭扰劫掠,明末清初战事不断,在二次迁界之祸后,全岛林木几已全毁,使原本已多风之岛,,风害更趋严重,对居民日常生活与农业生产造成巨大的伤害,同时每逢兵乱,必有死伤,居民的生命财产可说长期处于遭受威胁的环境中。

对长期身陷苦难与困境的居民而言,恐惧不安必时时萦绕心田,因此追求现也的平安福,必然是最直接、最强烈的企求,但现实环境中,人力又无法控制这一切变因,于是将苦难灾厄归之于某种冥冥的力量的操,只好祈求于神祇的疗护,借超自然之力来克服了,故最能满足居民心理需求的神祇,便受到最虔诚敬奉。

居民认为村落风狮爷的功效主要有四项,1.镇风煞2.克蚁害3.护风水与破解村冲犯4.祓除鬼煞、庇佑村落平安。这些均是居民当时在生活上所遭遇的困难,也是极欲求得解决的难题,由此可知风狮爷的信仰与居民的生活息息相关,反映出居民对宇宙自然纯真质朴的判断与认知,以及对抗恶劣环境的一种信念和方法。

风狮爷的信仰经解了居民恐惧不安的心理,在精神上得到慰藉,由于村落风狮爷属全村居民共设性质,如此也必能凝聚村民之情感,增强对抗恶劣环境的信心与勇气。

透过调查访问,除欣赏村落风狮爷不同造型的艺术之美外,从中也了解到明清以来金门先民的生活背景、内心渴望和信仰。金门往昔因风害严重,导致村落风狮爷信仰的盛行,又因造林绿化之成功,使风狮爷信仰产生了变,因此风狮爷带给我们最大的启示是:它是金门明清发展史的缩影,是金门文化文明的标本之一,现在金门每年仍积极进行造林工作,砍伐树木需报请县政府核准,造林究竟有什么重要?正可借风狮爷的向桑史带给大家球贵而真实的见证;树立风狮爷的年代,正代表金门先民一段与风京博斗的血泪史,历史就是一面可资炯鉴的镜子,提醒大家不要忘了昔日无树林庇护的惨痛教训,也告诉大家要了解金门造林的重要和往昔造林之艰,在由黄沙滚滚的日子而进步到举世闻名的海上公园时,此种成果得来不昜,如何能不饮水思源,感激曾为金门造林工作献出心血的每一位英雄们!又怎能不增添一份爱林木、爱乡土的情操呢!

村落风狮爷所展现的,不仅是尊尊姿态怪异的辟邪神祇,更是金门先民数百年来不畏艰难,胼手胝足,愈挫愈奋,坚毅刻苦的精神表征哩!
©云顶之上
相关标签:狮子雕塑动物雕塑风水寓意作用
历史获赞5次,如果你喜欢,请您点赞!
您也可以点击下方按钮进行分享或者评价哦~
验证码,必填!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欢迎发表您的观点
×
尽我所能,助您所需,欢迎留言咨询!